•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探索开展数字党建 促进数字经济发展
    发表时间:2019-10-08 来源:一分快三代理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云集是一家会员电商,总部位于杭州市,研发中心位于深圳市,客服中心位于合肥市,现在员工 1500 人。公司秉承“让买卖更简单,让生活更美好”的理念,致力于打造把中心化的供应链选品与会员社会化的推荐商品有机结合,使商品信息与消费者需求快速精准对接的经营模式,创造了会员价值和社会价值。该模式促进了公司快速发展,公司去年商品销售额达 227 亿元,今年五月在美国纳斯达克成功上市。

     

    云集公司大门口的雕塑

      公司党委下设 9 个党支部,党员 270 多名。党委根据互联网企业特点和 80、90 后党员实际,以互联网为载体,运用数字化技术开展党建工作,运用数字化结果呈现党建效果,实现党建资源的快速匹配和再生,取得了积极进展。“五个党建”范式被中央党校评为“新时代民营企业党建典型案例”,党委书记先后被浙江省委组织部和杭州市评为“千名好支书”“最强领头雁”。

      

      数字党建研习院

       一、 深入研究数字党建的内涵和特征

      当今世界已经进入数字化时代,我国更是走在全球的前头。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对加快数字经济发展、建设数字中国提出了一系列要求,指明了前进方向。浙江省委把发展数字经济作为“一号工程”来抓,杭州市委采取一系列措施,打造“数字经济第一城”。中国共产党作为执政党,党的建设应引领时代发展、与时代同行。所以,探索开展数字党建不仅是一项紧迫的任务,而且有了广阔的舞台。作为数字企业的云集,开展数字党建也有了深厚的土壤。

      什么是数字党建?根据 G20 杭州峰会给出的答案,数字党建可描述为:以适应数字化时代和数字经济发展为总要求,以党建大数据(数字化的知识与信息)的生产运用(识别、选择、过滤、存储和使用)为关键要素,以现代信息网络为重要载体,以现代信息通信技术的使用为重要推力,引导和实现党建资源的快速优化配置与再生,实现党建工作效率提升和党建质量提高。这个定义不仅阐述了开展数字党建的意义、目的、关键、载体和手段,而且明确了开展数字党建的对象物,指出数字党建不仅仅指数字企业的党建工作,首要的是指运用数字党建的理念、思维和手段开展工作。这里说的数字党建理念、思维和手段表现在:

      一是突出数据思维,注重党建的精准性。数字时代,数字技术上升到生产力的中心位置,大数据变成了新的生产要素。党建工作应通过数字技术生产党建大数据,通过大数据的运用把握党组织和党员的状况,实现定量分析、精准定位、施策有据。

      二是突出平台思维,注重信息的链接性。数字化时代改变了工业时代的点性思维和线性思维,形成了一个互联互通互动的网状社会,可以把过去未发生关系的党建信息全部打通,实现无限链接,实时在线,把中心化的组织的优势与自组织的扁平结构特点结合起来。

      三是突出用户思维,注重党员的主体性。党员是党组织的细胞,是党建工作的主体。数字时代要求并且能做到根据不同群体、年龄、文化程度的党员需求和习惯来开展党建工作,突出党员个性化选择和订制化需求,解决好过去“上下一般粗、老少一个腔、长久一个样”的问题。

       四是突出赋能思维,注重组织方式的重构性。工业化时代,组织中层级关系明显,组织的功能在于自上而下的管控。数字时代,一切都在快速变化,不确定性增加,组织无法进行细致和严密的督导,应从过去的组织管控转到组织赋能,为每一名党员赋予能量、赋予能力、赋予机会。

      

      组织党员赴南湖革命纪念馆参观学习

       二、积极探索数字党建的实现路径

      云集党委以“跟党创业”为导向,以“党建强、发展强”为目标,以“五个党建”(政治、数字、体验、服务、质量)为要求,以“五个结合”为思路(把上级要求与企业实际相结合、党建的政治性与服务性相结合、线下党建与线上党建相结合、党建内容的严肃性与方法的体验性相结合、党建整体安排与碎片化落实相结合),在党建工作运行、党员教育、党员和支部的管理、发挥作用等方向进行探索实践。

      一是党建工作运行数字化。电商企业工作节奏快、任务重、变化多,商品的买卖主要依托线上 APP 平台进行。80、90 后党员互联网思维突出,自主意识强。为契合公司的业务特点和党员实际,公司党委积极探索线上党建工作模式,建设了“一台一院”数字党建平台,依托平台运行党建工作。“一台”:即数字党建云平台,建在党员手机终端,实时在线,不受时空限制。平台上设置了组织地图、任务擂台、党员达人、积分商城等 18 个板块,任务布置、工作推动、活动开展和结果评价等都由云平台来承接,在线上运行。平台还具有思维能力,党员学习、作用发挥和党支部工作情况都由平台对号记录,自动生成评价。数字党建云平台的建立,实现了党建工作的网络化、移动化、社交化和智能化,党委与党员、党员与党员广泛链接、实时在线。“一院”:即数字党建研习院,由云集党委会同杭州市下城区委组织部、《非公有制企业党建》杂志社共同打造,旨在搭建数字党建研究和数字党建创新案例孵化平台。研习院由研究中心、孵化中心和展示中心组成,其中展示中心占地500 多平米,由数字党建、党建大数据、VR 和 AI 体验、扫码党课、党史滑屏等 10 个区块组成,展示运用数字化技术开展党建工作、运用数字化结果呈现党建效果的场景。研习院在自己研究实践的同时,还为全国非公企业党建工作的开展提供培训和交流服务,目前已有 15 家企业入驻孵化平台。

      二是党员教育数字化。针对年轻党员自主意识强和党性锻炼少的情况,公司党委狠抓党员的“思想脱贫”和“党的知识脱贫”。在“脱贫”方法上,发挥年轻党员的自驱优势,以“共享党课”为抓手,开展在线自驱共享式学习,组织全体党员讲党课,通过录制配音党课微视频,并将成果上传到数字党建云平台分享至全体用户的方式,讲课人和共享人可自动获得平台积分。今年以来,已上传了 50 多堂配音党课视频。依托数字党建研习院设置的党员体验区,通过 VR、AI 技术呈现红色题材,开展线上党建知识游戏问答,党员身临其境感知党的红色基因。“一台一院”的推出使党员教育场景化,党员在氛围中学习。运用数字技术制作扫码党课,党员随时随地通过手机扫码,或在线听讲,或离线听讲,灵活自如。开展争创党员网红和党员达人活动,已产生党员网红和达人 14 人,组成党员网红组和党员达人组 14个,参加党员 30 多人,发挥带动作用。开展“今天我来当书记”活动,每个月由党员本人主动申请或由党委办公室安排,由普通党员担任党委执行书记或支部执行书记,负责当月党委或党支部工作。这种书记轮值的办法,提升了广大党员对党建工作的体验感,激发了参与党建工作的热情。

      三是党员和党支部管理数字化。对党员和党支部实行积分管理、指数管理、区块链管理和可视化管理。党员学习、党费交纳和参加活动等情况都由数字党建云平台自动记录、自动评分、自动积分和自动排名。积分排在前 10 名的党员每月可用积分兑换一次奖品。今年已有 90 多名党员获得了奖品。对积分排名靠后的党员,平台可组织集中补课。为精准衡量党员综合表现,平台设定了党员“先锋指数”,由党员学习、参加组织生活、发挥作用和正反向指数等加权构成,每季度评定一次,先由党员自评,然后支部复评确定。在今年第二季度“先锋指数”评定中,26 名党员被评为“党员之星”。按照“一切工作到支部”的要求,党委对党支部同时实行积分管理和“堡垒指数”管理,积分管理依托数字党建云平台自动施行,实时在线,每月终评一次;“堡垒指数”每季度评比确定一次。按照党建工作可视化的思路,党员和党支部的积分、排名、奖励和责任区区位设置人人能看到,随时都能看到,起到了很好的激励作用。  

      四是发挥作用数字化。为推进公司的精益管理,由公司党委牵头,导入 5S 和 PFK(业务流程可视化改善)管理。这是一项改变员工固有习惯、形成极致思维的工作,挑战性和阻力都很大。党委运用区块链的理念,在党员中开展 5S 区块链管理,在党员工位的前后左右设立 5S 区块,在区内直接结对员工不少于 3 名,形成区块链接。每个区块用可视化的标牌记载区块名称、区块范围、区块责任人和结对对象,人人可见,责任明确,不可随意更改。全司共建党员 5s 区块链 229个,结对员工 600 多名,明显地拉动了工作。公司实施了扶贫项目“百县千品”和“乡村振兴千人计划”,主要由党员承担。党员通过建立若干微信群和 APP 平台,把参与两个项目的企业和人员联结起来,开展交流指导。目前,“百县千品”项目已为 24 个省、75 个贫困地区,打造了 100 款农产品,销售各类农产品超过 4779 万斤,销售额达到 3.07 亿元,惠农人数超过 233 万,先后两次被国务院扶贫办评为东西部扶贫协作优秀案例和全国电商扶贫典型案例。党委依托“千人计划”,实施“党建孵化器”工程,建立了孵化器数字平台,设置党建工具包,开展线上线下培训,帮助入围企业开展党建工作。目前,线下已培训 5 批次 500 多人,已通过线上平台向 15 家企业发放党建工具包孵化器。

      

       

      云集数字党建云平台

      

      纪念建党98周年党课

      三、数字党建带来的深刻变化 

      一是数字党建的开展,顺应了时代发展的要求。随着数字化时代的到来,传统的党建工作方式对年轻一代党员的吸引力在降低,传统的组织生活方式也难以适应党员信息化生活的进程。党的建设必须转变自身建设的手段和形态,运用数字化改进党建工作模式、流程形成党建新形态,“互联网+党建”无处不在,关联四方。数字党建工作的开展让互联网这个“最大变量”成为“最大正能量”。  

      二是数字党建的开展,顺应了数字经济特质的要求。云集是典型的数字经济,商业模式依托于互联网运营、平台推动和游戏化分享,最大的特点在于广泛链接和实时在线。同时,电商节奏快、任务重,党员年纪轻、有活力。数字党建依托“一台一院”运行,以共享党课、VR 体验、党员网红和党员达人、今天我来当书记等板块为抓手,使党建工作运行方式与企业运营方式相互一致、调试契合,这是地道的“一张皮”,是最根本的服务保证。  

      三是数字党建的开展,顺应了党员主体性要求。党建工作的有效性有赖于党员积极性的发挥,数字党建扭住了年轻党员互联网思维和党员的参与感,把过去“我讲你听”“你打我通”的灌输式、填鸭式变成了体验式、自主式,把党员的主体性激发了出来,党员从“被要求”转到“我愿意”,党员之间、组织之间、党员与组织三方之间的互动,已经即时化、可视化,一个高效率、大众化、多层次、交互式的党建新环境趋于形成。

      四是数字党建的开展,顺应了管理定量化要求。数字时代是精准的时代,是可追溯的时代。过去党建工作主要以定性为主,难以定量。数字党建的开展,使党建工作都能留痕,尤其是积分管理、指数管理、区块链管理和可视化管理的施行,能准确分析和把握每项工作及每名党员的具体情况,有效性地增强了工作的针对性和有效性。

      五是数字党建的开展,顺应了建立党建新机制的要求。数字党建不仅是对数字技术的应用,而且是运用数字思维、数字话语、数字方式、数字优势改变着党的建设的格局和思路。早期那种仅仅把互联网当作工作平台的现象,开始被党建与互联网的深度融合所代替。一些具有虚拟特征的网上党组织,还发展出独具时代特色和技术风范的建设发展形态。一种线上与线下紧密交融的组织体制,正在形成。特别象云集开展的党建孵化工作,把正式组织和自组织优势结合起来,实现了组织共建、资源共享、机制衔接、功能优化的党建新机制。

      (作者:云集共享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党委)

    网站编辑:白梦洁

    友情链接